微信扫一扫分享至移动平台
艺术家简介
1967年生于四川乐山,从小师从父亲著名画家郭志全,1990年毕业于西南师范大学美术系,近年致力于城市组画创作,被誉为川籍新锐画家。其“梦幻牡丹”系列作品广受欢迎。
艺术家年表
2014年:
举办《画说乐山》个人画展 
2002年:
创办洛阳市志全美校
1990年:
任教于洛阳师院
1986年:
考入西南师大美术系
您现在的位置:网站首页 > 郭劲松 > 文章 > 详情
不破不立与大破大立
日期:2017-03-23 16:48 来源:四川新闻网文化名人频道 作者:郭劲松 阅读:4699次


       文化艺术有其独特的本体规则,不完全受政治、经济束缚,探其根源,应透过现象,挖掘其潜在的本质规律。每一个大变革时代,在新老观念交替的剧烈碰撞下,总会产生耀眼的思想火花,比如春秋战国时的诸子百家,比如魏晋时期的狂傲之士,比如近代的新文化运动。


       新文化运动犹如一道曙光,让中国传统文化面向世界,接受西方主流文化的挑战,融汇其中,其中不乏被动与主动的吸收。这种东西方文化的剧烈碰撞,其结果孕育出了一个个耀眼的时代精英。就文学而论,胡适、鲁迅、巴金、郭沫若等等文豪,影响至今,在他们一大批文化精英的光环下,人们摆脱了传统八股文化的羁绊,迈进了辉煌的现代文学新时代。文学不再是过去仅限于士大夫阶层安身立命、成教化及闲情把玩的专利,流入了寻常百姓家,回归民间,服务于大众,所谓文字面前人人平等,文学的百花齐放百家争鸣时代已经全方位来临。


       遗憾的是,建国以来,作为精英文学的代表机构——中国作协,一直在“五四”光环下裹步不前,翻开其网站,胡适、朱自清的影子泛滥成灾,连大名鼎鼎的作家也逃不过“如来佛祖”的手板心。究其原因,建国以来连续不断的文化浩劫难咎其责,当今烧一本古兰经会引起世界大震动,昔日砸烂孔家店是理直气壮的革命,一句话就可能要你的命。这种大规模展开的文字狱运动,其摧毁力之巨大,不可想象。


       文革十年后,77年恢复高考,重新在裂痕、伤痕中愈合,人们反思“人性”,回归“人性”,在这“开天眼”的时代,再一次出现了一股震撼人心的文化崛起力量。“伤痕文学”,这一特定历史时期的产物,再次让文学找到了它的本体根源,直到85新潮高峰。


        所谓乱世出英雄,磨难造天才。当今时代,中国文学又一次走进了不温不火,“温水煮青蛙”的胶着时期。精英文化的不提升、不景气、不作为,助长了恶俗文化的泛滥成灾,这点是每一个文字工作者该反省和承担的责任。你不去努力,去引导,泥五四不化,反过来怪时代怪社会,不是时代的悲哀,是自己的悲哀。


       然而我们看到,有些新思想新觉悟的火种无处不在,比如洛阳的刘建超先生,其一直追寻不同的文字表达方式和表现手法,比如“欧亨利式”,比如无标点符号式,比如阔笔简淡的文言文式等等等。如果我们每一篇文章都想写成功,怕脱离观者的思维定式,求得“大雅大俗”,如何能成就不与别人面貌相同的“自我”?抄袭别人沿袭自己永远不能“自立”。


       从绘画而论,西方艺术一直走的是否定之否定道路,流派纷呈,精英突起,如果没有“野兽”式的马蒂斯,就不会有毕加索。西方哲学也是如此,近代哲学史上,康德因为著名的“三大批判”(《纯粹理性批判》、《实践理性批判》、《判断力批判》)完成了对古典哲学的清理工作而享有崇高的哲学地位。叔本华也对康德哲学进行了批判,逐步提升现代哲学的高度、深度和广度。


        中国能容忍文艺批判吗?如果有了批判,都断定成对个人的攻击。批判者也是偏离了文艺本体论的道,为个人或集团利益去“批”。在我们不能容忍文艺批判的环境下,中国文学是没有出路的,只能等几辈人的铺垫后,才能再次创出文艺辉煌。


        只有当中国式的《羊脂球》这样的文章能被时代所容忍,才能真正嗅到自由的芳香。


        不破何立?


(编辑: 免责声明:点击阅读
下一篇:没有下一篇了.
关注我们
联系我们
关于我们